番外6.梁上淑女(下)

——命运是漩涡,扭曲一根莫比乌斯环,就算处于两个极端,轮回之后终会相遇。

part.4

一颗朱古力的甜度能停留多久?比利时黑巧,可可含量超过百分之七十,柔滑细腻融化殆

尽后,清苦醇厚停留良久,才后知后觉溜出一丝甜——恍如少女后知后觉漏过半拍的心动。

然而生活却没有剥开一颗朱古力金色锡纸那般惊喜轻松,待那一丝甜消逝殆尽,终还是只剩浓淳的苦。

乔莉许久不再动过手,也再没有多余进账,交她千术的赌王见她不曾再分账给他,日日骂声不断,骂她被鬼迷了心窍,死脑筋,她眼皮都未抬一下,举本单词书默背,临走前分出少得可怜的奖学金中一部分,递过去。

“等着吧,只要你一天走不出九龙城寨,你就永远丢不掉我教你的东西……”

男人接过信封,甚至都不屑查看那区区几百蚊,冷笑一声,阴恻恻的低咒回荡不停。

可她偏偏不爱信那些。

好在后来乔屹似乎换了工作内容,虽然依旧在社团,但每天只需要外出跑几趟就有高平时几倍的钱来,也比平时清闲许多,生活压力倒是比初时小很多。

只是乔屹向来是不会对她说社团的事情,让她隐隐有些不安。

直到那天几个古惑仔找上门,恰巧乔屹不在,她乖乖巧巧几句,居然从几个古惑仔口中得知他们要走的货是白粉,而原本只是看场收数的乔屹居然是因为在本家赌场里欠赌资而去走粉。

她当然不会相信,可几个古惑仔说得信誓旦旦,几次走粉时间又恰好与乔屹的不在时是时间对的上……

几个烂仔见她不相信,嬉皮笑脸摇摇头,怀里掏出账本,上面乔屹名字赫然在列,紧更其后的是却是放在那时能压垮他们的天文数字。

临走前还同她语重心长谈心,讲妹妹仔该看开些,进社团日日做收账的四九仔有什么前途,4k社风头正劲那位靓仔雷不就是这么上去的吗,等你哥出头接你出城寨,住大屋……

出城寨不出城寨有有什么分别,就像她,只要底线降低一寸,周围无穷无尽的黑暗便会坠着人,无休止下沉,这才是城寨的可怕之处。

她体悟到男人那句低咒背后的深意,四肢百骸如坠入深井般阴寒。

part.5

夏季,公主道热浪一阵扑过一阵,不知是赛车驶过由带起,还是烂仔们的热情带起。

她混入人群中,看黑赛车手们一个个意气风发跃跃欲试,自己也同样紧盯着几个有可能夺冠的热门选手,跃跃欲试。

同样是搏命的买卖,场上和场下亦都是无法轻松——场上都是签过所谓“生死签”,把命抵给赛道,只求丰厚奖金和出人头地机会,而场下她要冒着丧去半条命的风险窃取他们的搏命钱。

就算毫发无损,这钱拿着烫不烫手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注意力重新转回赛场,到底是害怕被在场其他与乔屹相识的古惑仔认出,她扬着一张故意被抹得灰头土脸邋遢至极的小脸,才敢站在场外望向赛道几个车手。

此次有望赢赛的选手似乎逃不出那几位黑赛的常驻车手,个个身上都挂一个披大卷发穿着性感大胆的飞女,代替他们散发多余的骄傲——真正从死神身旁掠夺来的骄傲。

然而这些人中却不伦不类夹杂一个异类,车是吸睛的高价改装车,听旁边人说,光那一辆机车价甚至高过奖金数十倍,虽然带着头盔,可从那被学生妹簇拥的颀长身影不难看出对方不过是个尚在念书的少年罢了。

听说是哪家纨绔公子找刺激,虽然出场够劲,可众人都不过投以轻蔑冷瞥而已,没有车手会将他视为对手。

乔莉只觉得是有钱人钱烧的慌,除了那人无意间向她这边看来时她也好奇地略略打量几眼,再无其他感觉。

然而她又怎么会知道他会凭借着不要命的惊险操作压边超车,一举杀出重围,成为这场黑赛名副其实的黑马。

只是夺得第一的少年在一众狂热呐喊中表现厌厌,头盔都未摘下来,就懒懒散散拿起那张支票对折,随意塞进兜里潇洒离去.

那时的他年少气盛,一切与他似乎都唾手可得,才貌双全,学业最优似乎是那个阶层最轻易就能达到的,如果只是这样,倒还真如他父母所愿,按部就班接受邵氏便好。

只是他天生反骨,不肯迫于威压按部就班下去,偏想考警校做警察,为此不惜飙车,夜蒲,沟女,仿佛发誓要做最顶级的纨绔一般,借此来麻痹家里。

可阮以泽说他不过是为了发泄不满的一时冲动,劝他好好想清楚初衷是否真的是纯粹,他想做警察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也许阮以泽说的有一些道理,可他只想按自己心意走下去,并不想考虑那么多。

熙攘人群中,一个小小身影打断他的思绪,片刻后,他恍如无事,转眸收回视线。

乔莉此时终于穿过在拥挤的人群,悄声来到纨绔公子身边,很轻易的从对方身上神不知鬼不觉摸走支票。

得手后她不敢多做停留,匆忙退出人群。

part.6

越来越近的机车轰鸣声灌满耳朵,下一秒,一股大力扯住她的小臂,“是你偷了支票。”

若不是亲眼看到自己的手臂被黑赛场上那个纨绔牢牢捉住,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行窃居然又被人抓住。

头盔底下,少年不自觉皱了皱眉,“这次怎么又是你……”

只是声音在街市间繁杂的背景音中模糊,她并没有注意到,因为担心会早到报复,她只能不停重复徒劳挣扎,然而实在是力量悬殊,她根本不可能撼动少年分毫。

“我把支票还给你,放了我……”

挣扎间她将支票有塞会少年手中,希望他能放过她。

然而少年似乎铁了心一般,仍不为所动,“你的监护人在哪?”

他很早就注意到了她,虽然并没有察觉出她偷盗的手法,但因为她的前科,他很容易就察觉到支票的不翼而飞。

只是他并不是想报复她,他见识过她的屡教不改,觉得自己就算被算作多管闲事到底,都应该向她的监护人说明情况。

“如果不愿意,就跟我去差馆……”

她当然不想把事情闹大,只能假意答应下来,一路性格转变太快,扮乖扮怜带着哭腔不断道歉,演到深处眼泪都流下几滴却还是徒劳。

到最后,她原型毕露,愤怒他的多生闲心,却怎么也摆不脱他。

他默不作声亦不搭理她,只瞥一眼她愤怒的一跳一跳的小辫和花猫一般的脸,实在不解,为什么她同自己阿妹相差无几的年纪,本该在学校念书却非要顶风作案屡教不改。

若抓到她的不是自己,而是那些和社团有避不开的关系的黑赛车手,后果不堪设想。

直到一个古惑仔突然出现拦住他,他未反应过来,身后小贼反倒是反应激烈,死命的往他背后躲。

他刚想问她怎么了,可下秒古惑仔便扑上来,他出手抵挡,放开小女贼的下一刻,就被对方按在地上,不得不与对方扭打缠斗起来。

“哥哥,不是,他没有对我怎样,不要……”她冲上前死死扯住乔屹,眼睛却盯着他,全是乞求他停手的神色。

此时他已捱了对方几拳,但还是先停了手,先从地上上起来,摘下头盔,主动伸手将对方从地上拉了起来。

“我没有恶意,只是对于你妹妹,我有一些话不得不对她的监护人人讲……”

part.7

她在远处看到乔屹面色苍白,甚至深深弯下腰来,为她的行为道歉。

她看到那人走后,乔屹一手抵着墙,高昂的头颅缓缓垂下去,掩不住的疲态,像见证一支刚从雪柜里拿出的,冷挺的雪糕,在曝晒下化去。

她看到他就算察觉到她走上前,也不愿抬头,

“为什么不学好,为什么要偷东西,我送你去念书不是叫你去自甘堕落的啊,你知不知!”

这时她才随着那一句呵斥,看到乔屹抬起头来,露出一双漂亮的,充满哀伤和失望的眼。

在此之前她从未见过哥哥向她发火说重话,他从来都是温和的。

鼻腔涌上的酸涩快使她睁不开眼,她毫不犹豫的跪下去,凑到他身边,

“哥,我错了,我……我只是不想你因为钱,因为我再去冒险了,我只有你一个亲人……我不想你那么辛苦,我不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了,我也可以帮你分担那些了……”

“你不需要你帮我,你只有安安心心念书,钱的事不用你多管……”

“哥,你欠的债呢?用走粉去抵吗?最后像那些走粉火拼被差佬乱枪打死的烂仔吗?我不要,我不要,我宁可死也不要你变成那样!”

“不需要你管!你只要好好管好自己!”乔屹知道她是误会自己因为作了线人而被要求打入内部,不得已故意去背的那笔债,神情有所缓和,可下一秒,她说出口的话,却是让他如凉水兜头,失望透顶。

“为什么你可以捞偏门,换成我就不可以?”

“谁天生想当坏人,可九龙城寨的哪个人不是这样,谁能逃的掉,为了生活下去,哥哥你,不也是只能顺从这里的活法,在九龙城寨,你同谁讲那些大道理,不觉得可笑……”她越说越激动,甚至都没意识彻底把自己心里的阴暗完全暴露出来。

一记耳光把她的话语彻底封回,只剩那清脆的声音在窄巷一遍遍回荡。

part.8

巷口,邵逸斐默默不语看完巷里发生的一切,目送少女踉跄着追逐少年的背影,沉默的吸完最后一口烟。

直至少女背影消失不见,才摁灭烟,重新带回头盔,跨上机车。

机车在化为一道飞速流窜的线,疯狂的在马路拥挤的车间惊险的穿梭。

在混乱的思绪里,他突然想起阮以泽问过的问题。

他想,他已经知道了答案。

最新小说: 小白兔(高H) 【短篇乙女】车技训练场 捅了沙雕猫窝 你再躲试试 [综漫同人]万火回一 [综漫同人]森先生在线养宰 小精灵之与世界为敌 队长是个病美人 何枝可依(NPH) 人在航海:开局圣兽白虎果实 乱斗西游 火影之本源系统 我的妹妹不坦诚 奥特曼之杰顿进化史 长公主的小情郎(1v1 H) 穿书之逆改人生 不悔在斯 傲天战神 火影从妙木山签到开始无敌 碧蓝之海中的奶爸穿越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