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3

晚上回去的时候已是晚饭时间,秦敏特地打了电话问了何林曼爱吃的菜的做法,几乎每样都是她喜欢的。

“笍——林林啊,你尝尝合不合口味,有哪里不好跟我说,我再改。”其实还是习惯喊笍儿,只是怕何林曼不高兴。

“你要喊我什么就喊吧,你高兴就好。”她像个没得感情的机器人,神情木木的,叶明筝问她下午玩得开心么,何林曼说开心,有问必回,特别乖。

叶梁平看着瘆得慌,只怕她暗戳戳憋着什么大招,椅子都往她远了挪。

秦敏的手艺很好,当年住着的时候何林曼就这么觉得了,甚至觉得比家里那些人做的还好吃。

这顿饭吃得好安静,几乎没人说话,就只听见筷子碰着碗或是咀嚼扒饭的声音。

何林曼啃着红薯,低着头,眼睛却悄悄地瞟来瞟去,她觉得闷极了,就跟吃断头饭一样,于是硬邦邦地吐了句:“我今天买了两件外套,不知道穿起来怎么样,一会可以帮我看看吗?我觉得你们眼光还不错。”

叶明筝没太反应来她到底说谁,试探地问了句,“那,那一会吃了饭去我屋里吧?到时候你穿上给我跟妈瞧瞧。”

“嗯。”

何淮安眼底透着几分笑意,也说:“下午不是吵着要给大家买礼物给惊喜吗?等下饭吃了都拿出来,你自己拿出来送给大家。茶叶呢?我记得你选的是茉莉花茶是不是?她说爷爷喜欢喝茉莉花茶,选了好久的,怕买不好爷爷喝不习惯的。”

这下别说是秦敏了,就连叶家老爷子都觉得美滋滋的,心里像是打翻了一罐蜜,都要溢出来啦,“嗐,只要是笍儿买的,都喜欢!咱姑娘眼光顶顶好的,正巧我那茶都没了,本打算去哪随便弄点凑活,没想到你这孩子细心啊。”

“喜欢就好啦,喜欢喝下次在买咯。”何林曼说话跟含在嘴里似的,惹得何淮安啧了声换了粤语跟她道:“你好好说话啊,别人听不清楚的,不礼貌的,你知不知道啊?”

“我哪里没好好说啊,我说话怎么就这样啊,我普通话不好不行吗?你普通话比我好到哪里去啊,装模作样,你说话还喜欢中夹英啊,生怕人家不知道你出过国留学是不是啊?哦,对啊,我一直都在港城的,不像你啊还出国念书长见识,所以说话没你厉害啊。”

正常来讲何先生确实是有打算送何林曼出国念大学的,他都准备给那学校捐个楼然后换个名额给何林曼进去,这样也是镀个金,说出去也是名牌大学好听的。可关键何林曼这人实在不靠谱,何先生就怕她待国外出什么事情,或者被人带坏了就更糟。圈子里不是没有在国外念书跟人玩坏了的,被带着吸毒玩什么乱七八糟的大有人在。

所以他还宁愿何林曼待港城念书,不管怎样还看得住一些。事实证明也确实,何林曼高中时候的学校管得很严,她即便在里面跟刺头一样难管也不会想初中时候那么混账,上了大学么也逐渐收敛了很多,后来跟宋书影拍拖时候就根本没做过什么缺德事。

不过何淮安回来了又把人养歪了。

“我在跟你讲你刚才那样听不清,你和我说出国的事情做什么?离题了好吗?再说了,我出国——你觉得我不出去可以吗?lydia,你很清楚我到底该不该出去。”

“哼,你觉得我为什么要提你出国?你觉得这事情能翻篇?”何林曼冷笑着嗤了声,两人说话音量不大,但也看得出是有争执了,尤其是秦敏夫妇还听得懂粤语,忙劝着说:“吃饭咱不兴说这些话啊,笍儿,来,这酱肉啊我特地选了瘦肉,你尝尝味道怎么样?”

“Martin,你知道我到底介意的是什么,你要我理解你么?如果我们对调一下你会怎样?说实话你的脾气不见得比我好。”她不想再在这个破话题停留了,用公筷夹了酱肉放碗里,低头自顾自吃饭。

何淮安深吸一口气,秦敏以为他生气要骂人了,还想劝,却不料何淮安语调正常地跟何林曼讲,“你先吃饭,吃完了我们再谈。不能因为我们的私事去影响别人。”

吵归吵,就是吵翻天了,何淮安也不喜欢在外人面前跟何林曼有任何不合的画面。那不好,无论对自己还是何林曼。

他宁愿门关起来给何林曼一人骂个够,反正何林曼这人骂归骂,动手不会,就是话难听点,说完就好了。

叶梁平一直没吭声坐那,他只听着何林曼用粤语跟何淮安吵,语速很快的,语气也没跟他们说话一样半死不活。

何林曼小时候就已经被叶家找到了,只是带回来没多久又被迫给送回去了。至此何诚介防贼一样地防着,除了固定几张照片发来,根本不会给叶家靠近何林曼的机会。

何家在港城,港城太特殊,叶家人过去本来就不方便,更何况何诚介要动点手脚——

其实叶梁平对何林曼这个孩子也很复杂。

她是孩子里最小的,当初他外调g市时候生下来的,那会的g市好乱,孩子被偷时候他跟妻子走遍了整个g市都没找到,秦敏那会天天去找,夜里哭,白天找,也落下了毛病,现在年纪上来了,老毛病也严重了……

何林曼被接回来的那天晚上,他亲手抱着女儿下车送回房间。他到现在还记得,他当时浑身都是僵硬的,呼吸也不敢太用力,就怕把何林曼吵醒了。

即便不想承认,但是何诚介确实对女儿很好,就是亲女儿,没有知道内情的人谁能想到呢?那个正脸没露过,脾气差劲到可以排名的何家女不是亲生的。何诚介太疼她了,把她保护得很好,根本就没给媒体曝光她照片的机会过。

何林曼来到叶家第二天早上,是和所有人正式见面的那天。她跟何诚介说得不一样,完全不一样,何诚介口中的何林曼又乖又懂事,聪明嘴甜但又有些怕生内向,挺腼腆的一个孩子。但叶明笙跟叶梁明见到的是完全相反的何林曼,她嘴甜,聪明,可性子乖戾做事随性而为,何诚介太惯着她了,以至于把她养得无法无天,任性妄为。

所以何林曼跟叶家格格不入,叶梁平记得那天早上,何林曼穿着件白色连衣裙,看着好乖好乖,说话也细声细气的,笑得时候露着两个浅浅的涡,娇滴滴却又努力在融入叶家。

只是她新鲜感淡了,或者说叶家对她的确没有何家那么好,即便他们觉得不可能,但对何林曼来说的确是,所以她要走,雯雯被推下楼的时候,血流了好多,阿姨尖叫着喊人,大家都出来了,他看见何林曼就站在楼梯那,冷冷地俯视着,对上她的目光,她竟弯了弯唇角,微微歪了头。

叶梁平第一次感到了心惊,对一个孩子,还在念初二的,冷意从脚底下钻到头顶,他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她没有害怕,没有惊慌,只是看好戏一样地站在上面,欣赏自己的杰作一般。

她故意激怒老爷子,被打的那瞬间所有人都呆住了,老爷子脾气再爆也没打过孙辈,骂都是极少的。

她被打在地上,颤栗着脊背,叶梁平竟分不清她到底是愤怒还是高兴,他看不透这孩子,等妻子要去扶时她已经摇摇晃晃站起来了,慢慢抬起脸,目光依次掠过每一个人。

秦敏要碰她,可何林曼厌恶地甩开,尖叫着不让任何人碰她,又打电话给林家那孩子,叶梁平没想通她为什么不直接打给何诚介呢?那不是更——啊,她记得那时何诚介生病动了手术,所有人都瞒着不给她知道。

可到最后,又是何诚介,又是他从港诚赶了过来,强硬地要带走孩子,一如多年以前,他与妻子无奈地打电话过去,何林曼生病不肯吃药,只闹着要回家。

何诚介那是还没发家呢,还在创业路上,因为穷,不想何林曼跟着吃苦,所以把孩子还回来,可是一听孩子生病了,气得要动手打他。何诚介的太太是个很温柔的人,说话慢慢的,看见孩子的时候不断掉着眼泪,很熟练地把孩子抱起来哄。

最后孩子被带走了,忘记了他们叶家所有人,嘴里叼着个奶嘴被何诚介抱着出院,好奇地看着医院门口各个地方。

“爸爸,这里是哪里啊?和之前的都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啊?这是新建的么,林林冷不冷啊?爸爸带林林去买新衣服好不好?”

“是啊,一会我们再去买蛋糕吃,林林想吃什么口味的?”他看见何诚介的太太把小毯子往上拉了拉,遮了些孩子的脸。秦敏下意识想去追,可迈开一步又停下,捂着嘴哭,他们只能看着何诚介夫妇抱着孩子越走越远,依稀听见孩子的笑声。

他恨偷孩子的,即便被判了死刑也觉得不够,可更恨的却是何诚介。

本该是他的孩子,是他与妻子日日夜夜盼望着出生,出生以后手忙脚乱地泡奶粉给喂的孩子啊,是筝儿与明笙不停打电话来问想看的妹妹……

可现在,孩子是何诚介的了,冠以何姓,在何家夫妇的身边长大。

住在距离他们有两千多公里远的港城。

他真的不能不去恨。

最新小说: 小白兔(高H) 【短篇乙女】车技训练场 捅了沙雕猫窝 你再躲试试 [综漫同人]万火回一 [综漫同人]森先生在线养宰 小精灵之与世界为敌 队长是个病美人 何枝可依(NPH) 人在航海:开局圣兽白虎果实 乱斗西游 火影之本源系统 我的妹妹不坦诚 奥特曼之杰顿进化史 长公主的小情郎(1v1 H) 穿书之逆改人生 不悔在斯 傲天战神 火影从妙木山签到开始无敌 碧蓝之海中的奶爸穿越日常